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探討交流 > 理論研究 正文

理論研究

貪瀆并查與并案調查工作方法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19-09-25 | 打印 | 字號:TT

  瀆職犯罪給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造成的損失和后果往往比其他職務犯罪嚴重得多,調查瀆職犯罪,是深化全面從嚴治黨、加強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督的重要內容。紀檢監察機關在調查職務犯罪案件中,應當加大對瀆職犯罪的打擊力度。

  查瀆是查處職務犯罪的重要突破口

  瀆職犯罪的背后,往往隱藏著貪污賄賂犯罪,貪污賄賂犯罪往往是瀆職犯罪的誘因。當前,職務犯罪手段日趨復雜化、隱蔽化和智能化,窩案、串案、案中案明顯增多,這都不同程度地增大了職務犯罪的發現難度、調查難度、認定難度和追贓難度。以瀆職問題的查處為切入點,查辦背后的貪污賄賂犯罪,是當前查處職務犯罪案件的重要突破口。瀆職犯罪多數為結果犯,如產權改制中造成國有資產流失,招商引資中大肆減免土地出讓金,房地產開發中未取得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并違規減免稅費,國家專項資金被挪用、被騙取,工程責任事故等瀆職犯罪,都可從危害結果調查迅速切入案件。隨著對瀆職犯罪調查深入,往往能發現貪污賄賂的案件線索,甚至一些關鍵性證據。

  貪瀆并查的工作方法

  貪污賄賂犯罪與瀆職犯罪常常互為因果,如在收受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濫用職權造成國家重大損失的案件中,受賄是濫用職權的原因,濫用職權又是造成國家重大損失的原因。瀆職犯罪與貪污賄賂犯罪的相互交織,要求我們在職務犯罪調查中,要注意把貪污賄賂犯罪與瀆職犯罪一并納入調查范圍,確定工作方法。

  一是對于一些損害結果明顯、能夠快速立案的瀆職案件,可通過調查瀆職犯罪,深挖和突破背后的貪污賄賂犯罪。二是對于貪污賄賂數額較小,尚未達到貪污罪、受賄罪立案標準,但是造成的損失后果達到瀆職犯罪立案標準的涉嫌犯罪行為,應以瀆職犯罪立案。立案后進一步查清與瀆職犯罪密切關聯的貪污賄賂問題,從而證明被調查人在徇私等方面的嚴重情節,有利于對單純瀆職犯罪的精準處理。三是對于貪污賄賂金額不到三萬元、瀆職損害后果不足三十萬元的案件,因均未達到貪污賄賂犯罪和瀆職犯罪的立案標準,就要堅持“數額+情節”模式,根據“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貪污受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造成惡劣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應當認定為貪污賄賂犯罪。對這類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的貪污賄賂問題,要將瀆職作為貪污賄賂的一個情節進行補強,從而實現追究貪污賄賂犯罪的目的。通過對貪污賄賂與瀆職情節的互相補充與運用,避免案件辦成“夾生案”。四是對于訊問難度大,被調查人對抗心理強的案件,可以考慮從對言詞證據依賴較小的瀆職犯罪為切入點突破口供。五是對于瀆職犯罪重大復雜,取證量大的案件,應在立案后與貪污賄賂犯罪同步部署取證工作,避免因瀆職犯罪取證工作安排滯后而影響最后的結案。六是對于事故(事件)中存在職務違法、職務犯罪行為,需要追究法律責任,但相關責任人員尚不明確的,可以以事立案。經調查確定相關責任人員后,需要追究法律責任的,按規定程序對相關責任人員立案調查。

  善于運用法律關于關聯案件的規定

  當前,職務犯罪出現復雜性、牽連性等特點,職務犯罪與非職務犯罪往往相互關聯。關聯案件和主案聯系緊密,在基本事實、基本證據、情節后果等方面能相互印證,查清關聯案件對認定職務犯罪的后果,收集有關職務犯罪的關鍵證據及認定職務犯罪非常重要。瀆職犯罪多數為結果犯,很多瀆職犯罪的成立,以其他犯罪的成立為前提,如放縱制售偽劣商品犯罪行為罪,即以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犯罪成立為前提。因此在查辦瀆職犯罪案件時,要善于運用法律關于關聯案件的規定,對其中一些關聯案件一并查處。對于瀆職和貪賄問題都有所暴露,但是瀆職犯罪和貪污賄賂犯罪的關鍵證據在主要涉案對象未到案情況下不易獲取,可考慮從這類關聯犯罪案件入手,獲取瀆職犯罪和貪污賄賂犯罪的關鍵證據,從而順利突破案件。

  準確認定失職瀆職行為與犯罪

  應著重把握幾個方面。從客觀工作態度區分。行為人在工作中切實遵守了程序,盡到了自身職責,盡到了審慎的義務,但因所處的客觀環境、當前的技術水平或外界因素介入等原因,造成了嚴重后果,則不適宜以瀆職罪追究責任,而應結合具體情況,認定其責任。對于在推進改革中因缺乏經驗、先行先試出現失誤,在尚無明確限制的探索性試驗中失誤,為推動發展而造成無意過失的,應該通過容錯糾錯機制,對相關人員免于追責。從損失結果區分。行為人違反工作規定,導致國家、社會或者人民利益受到損失,但達不到刑法規定的立案標準,或者雖達到立案標準,但在立案前已經挽回損失,則不能以瀆職罪追究刑事責任。但對于一些社會影響惡劣,有較大民憤或者引發社會事件的,即使損失數額達不到立案標準,也可以按司法解釋規定的“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追究刑事責任。從因果關系區分。所發生的損失后果往往是多個行為人或工作部門違反工作規定造成的,存在多個原因導致一個危害結果的情況,此時則要考慮損失后果的嚴重程度、不同違規行為與損失后果的關聯程度等因素判斷因果關系,從而確定是否構成犯罪。同時,對于瀆職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或者情節輕微、危害不大,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要綜合全面考量其主客觀因素,深化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視情況做出處理。

  總的來講,判斷瀆職行為是否違紀、違法或涉嫌犯罪,要綜合以上幾個方面整體判斷。尤其我國正處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時期,情況復雜,必須嚴格依規依紀依法界定,同時考慮實際情況整體判斷,切實做到黨紀政務處分與瀆職犯罪刑罰的無縫銜接,體現反腐敗成效。(龔舉文 作者系湖北省紀委副書記、省監委副主任)

>>><<<
棋牌破解黑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