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探討交流 > 海外觀察 正文

海外觀察

哥倫比亞前總統接受非法政治獻金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陷腐敗丑聞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 2019-09-05 | 打印 | 字號:TT

  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享譽國際政壇的哥倫比亞前總統桑托斯日前終于承認,他在競選總統期間接受非法政治獻金。

  “我深感抱歉,請求哥倫比亞人寬恕我。”他在一份聲明中寫道,“因為這種可恥的行為永遠不應該發生,而我剛剛才明白這一點。”

  就在不久前的當地時間8月13日,哥倫比亞國家選舉委員會(CNE)宣布,桑托斯涉嫌在競選總統期間違規接受巴西建筑商奧德布雷希特公司上百萬美元的非法政治獻金,選舉委員會從當天起正式對其展開調查。而這項調查,有可能成為刑事起訴的第一步。

  腐敗已成“癌癥”

  在被曝出腐敗丑聞之前,2010年至2018年連續擔任總統的桑托斯在哥倫比亞曾被視為英雄,享有很高威望。

  他含著銀湯匙誕生于哥倫比亞最富有的家庭之一,繼承了大筆豐厚的身家和龐大的媒體帝國。他的叔父是哥倫比亞前總統,他自己也曾擔任過國防部長。

  在任期間,桑托斯帶領哥倫比亞經濟蓬勃發展,獲得了極高的民眾支持率,也成為國際社會的寵兒。在不久前的2019年3月26日,他還發表了最新著作《和平之戰》。

  2016年10月,這位“為結束哥倫比亞長達50多年內戰作出堅定努力”的前總統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并獲得了800萬瑞郎、約合93萬美元的獎金。他曾經主導與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簽署和平協議,盡管不久后整個國家的局勢就再次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因此,當第一次被指控從奧德布雷希特那里拿錢時,桑托斯毫不猶豫地表示,他個人對此并不知情,并呼吁相關部門徹底調查他在2010年和2014年的競選活動,以澄清事實,還他清白。

  但這并不能真的證明桑托斯清白。

  根據2016年12月公布的調查數據,從2002年至2016年,奧德布雷希特在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墨西哥、委內瑞拉等12個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中,向當地政府支付了7.88億美元賄賂,目前已有多名高官被卷入其中。

  2016年12月,奧德布雷希特曾同意支付至少35億美元,以了結巴西、瑞士等國對其的行賄指控。該公司在和解協議中承認,早在2001年就開始了行賄計劃。

  外界起初認為,奧德布雷希特在哥倫比亞行賄1100萬美元,但哥倫比亞司法部長馬丁內斯在2017年7月表示,該國腐敗官員實際上從這家總部位于巴西薩爾瓦多的工程巨頭手中收受了總計2700萬美元賄賂。

  桑托斯的朋友、前競選經理羅伯托·普列托因2010年接受非法競選捐款,被判5年監禁。桑托斯在2014年總統大選中的競爭對手蘇盧阿加,因涉嫌接受奧德布雷希特的非法政治獻金,目前正受到檢方、國會和CNE的調查。

  2012年,哥倫比亞前參議員維達爾收受奧德布雷希特近170億比索(約合650萬美元)賄賂,并確保一份利潤豐厚的公路建設合同落入后者之手。就在最近,2017年8月被捕、今年2月被判入獄近7年的維達爾在接受記者公開采訪時,將矛頭指向了桑托斯,使后者重新被CNE調查。

  在哥倫比亞現總統伊萬·杜克看來,腐敗已是該國不得不痛下決心治愈的“癌癥”。

  每年因腐敗損失170億美元

  在南美洲,腐敗不是件新鮮事。大多數哥倫比亞人承認,在這個國家,幾乎已成為家常便飯的腐敗現象是個巨大的問題。

  據哥倫比亞《波哥大郵報》報道,一份報告稱,哥倫比亞和多米尼亞共和國、墨西哥、秘魯、委內瑞拉一樣,被列為拉美州和加勒比地區腐敗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在哥倫比亞,30%的民眾使用公共服務時只有行賄才能一路“綠燈”,22%的人去公立醫院時給醫生送禮,20%的當地人曾向警察和公立學校行賄。民意調查顯示,腐敗是哥倫比亞人最關心的問題。61%的受訪者認為,哥倫比亞的腐敗現象還在持續惡化。

  1994年,埃內斯托·桑珀在總統競選中被發現接受卡利卡特爾的非法政治獻金,后者曾是當時哥倫比亞最大的走私組織之一。2016年,一家企業被控貪污學生校餐資金,而涉事學校位于哥倫比亞最貧窮的省份,校餐對學生而言相當寶貴。這一消息迅速登上了哥倫比亞各大媒體頭條,激起了全國輿論的口誅筆伐。2017年3月,哥倫比亞國會參議院被曝出賄選丑聞,候選人因涉嫌花錢買選票被拘捕調查。

  更令人震驚的是,2017年6月,哥倫比亞反腐部門的一把手莫雷諾利用赴美出差的機會,在中間人的穿針引線下,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市一處地點秘密收受1萬美元現金賄賂。反腐機構高官一邊查貪腐案,一邊借機中飽私囊,讓媒體大呼“極其荒唐,在國際層面都相當罕見”。

  據媒體報道,哥倫比亞總審計長埃德加多·瑪雅·維拉松透露,該國每年因腐敗損失50萬億比索,約合170億美元,相當于這個拉美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5.3%。

  近年來,隨著多起腐敗案被曝光并在國內引發一片嘩然,反腐呼聲日益高漲。

  2017年4月1日,1.6萬名哥倫比亞人走上街頭,舉著“政府腐敗泛濫”的橫幅,參與反對桑托斯的游行。但人們很快發現,反腐敗游行的主要煽動者、前總統阿爾瓦羅·烏里韋和前政府高官亞歷桑德羅·奧多涅斯,也陷入了各種腐敗丑聞中。

  想用法律解決腐敗問題

  哥倫比亞人早已厭倦了腐敗,他們試圖通過更徹底的調查和法律來解決這一問題。

  去年8月下旬,在非政府組織哥倫比亞綠色聯盟持續兩年的努力下,哥倫比亞發起了一項全民公投,試圖推動更嚴厲的反腐敗立法。

  公投內容包括是否同意以下7項措施:將國會議員的工資上限限制在全國最低工資標準的25倍以內,對腐敗官員實施更嚴厲的懲罰,公共部門在雇傭承包商時必須公開透明,國會議員公開自己提出了哪些法案以及被誰游說,要求民選官員公開其資產、收入和繳納的稅款,民選官員在同一立法機構的任期不得超過三屆。

  據報道,哥倫比亞法律規定,參議院年薪為12.4萬美元,高于荷蘭、瑞典、法國等發達國家的議員年薪。許多國會議員被指控挪用公共資金,給來自自己政治陣營的地方政府。相比之下,據2017年官方統計,哥倫比亞26.9%的民眾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其中7.4%屬于“極度貧困”。

  這次全民公決具有法律約束力,一旦通過后將在一年內實施,那將意味著國會議員工資可能降低40%。但前提是,3600多萬注冊選民中必須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參與投票,全民公決才有效,且每一項措施通過,都需要獲得50%以上的有效選票支持。

  參議員克勞迪婭·洛佩茲是此次公投的支持者之一,她認為該倡議“并非是打擊腐敗的唯一解決方案”,“我們需要政治選舉改革和司法改革。但公投是一個開始”。

  在哥倫比亞,所有黨派都公開表示支持打擊腐敗,公投法案以84票對0票的絕對優勢在參議院獲得通過。但有意思的是,7項反腐措施中有6項此前曾在國會被提出,但每次都在參議院被否決。為了阻撓公投,相關利益群體試圖以假新聞影響選民。包括聲稱新舉措將導致最低工資標準被降低,帶頭發起公投的人將從每一張贊成票中獲利等。

  在這場全民公投中,總統杜克鄭重其事地投出了自己的一票。

  大約有1170萬哥倫比亞人前往投票站,投票表決這項法案,而且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支持新的反腐措施。但結果還是令人沮喪。選舉官員表示,由于幾乎所有選票都已清點完畢,投票人數比法案通過所需的1210萬張選票少了47萬張,公投被宣布無效。

  “我們當中99%的人投票支持這些倡議。”杜克在全國講話中說,“不幸的是,投票人數沒有達到批準的最低要求。”

  政界人士塞繆爾·霍尤斯則無奈地承認,“法律不能解決腐敗問題”。“哥倫比亞充滿了法規、禁令和規章,但沒有任何改變。”他在接受半島電視臺采訪時表示,“我們需要改變這個國家的文化,我們需要公民密切關注政治家,否則我們只是把公共資金浪費在幾乎沒有效果的舉措上。”(特約記者 郭悅)

>>><<<
棋牌破解黑客吧